首页 »

名校继续教育注定“低一等”吗

2019/8/14 9:36:28

名校继续教育注定“低一等”吗

 

前段时间,“云视链”创始人金证济苍的学历遭到人们质疑,他自称为哈佛大学数学系学生,后休学创业。然而网友爆料称,金证济苍是哈佛大学继续教育学院学生,并不能算是正宗的哈佛本科生。

 

无独有偶。前不久,有家报纸发了篇《人大本科毕业回炉读高职》的报道,报道对象也因学历问题遭质疑。后来,中国人民大学和该报社发布联合调查声明,报道对象系“人大从事非学历教育的培训机构短期培训人员”。

 

大学特别是名校的继续教育,在整个教育体系中处于何等“江湖地位”?所谓“正宗”与“不正宗”应如何界定?

 

灵活看待“哈佛的”“人大的”

 

国内许多大学在全日制本科、研究生教育之外,都开办了继续教育。复旦、上海交大继续教育学院的学生,如果自称是“复旦的”、“交大的”,有不诚信之嫌吗?在不少教育界人士看来,“要视情况而定”。

 

国内大学继续教育包含成人高校、网络教育、非学历教育培训等类别。其中,成人高校、网络教育多属于学历教育,学生考入后,通过相关学业课程考核后,学校发给成人教育或网络教育的毕业证书。如果学生能通过国家相关考试,还可以获得学位证书。通过高考进入大学的学生,接受全日制学历教育;成人高校、网络教育学生,接受的是非全日制学历教育。 而在大学接受非学历教育培训的人员,得到的是“结业证书”。

 

教育界人士比较普遍的观点是,凡是在某校接受“学历教育”的学生,无论是全日制教育还是继续教育,自称我是“人大的”、“交大的”,并无不妥。如果仅是在大学参加非学历教育培训,就自称是“人大的”、“交大的”,就有不诚信之嫌了。 

 

“傍名牌”会不会扰乱人才市场?

 

全日制、非全日制、学历教育、成人高校、网络教育、自考助学、短期培训、进修生……大学的教育门类有许多,许多人喜欢“傍名牌”,会不会扰乱人才市场?

 

“这个不用担心。”一些教育界人士这样表示。因为,如果学生接受的是继续教育,大学毕业证书上,会清清楚楚写明“×大学成人教育××专业”“×大学网络教育××专业”字样,国家教育部门也都有分门别类的备案。

 

毕竟,通过高考入学的学生,与通过继续教育考试入学的学生,虽然都是学历生,但两者所经过的选拔“门槛”、接受的教育内容和方式,还是有很大差别的。用人单位招聘人员凡是有点业务常识,拿应聘者的文凭一看,就知晓了。

 

“傍名牌”的心态,许多人或多或少都有一些。与不太相关的人闲扯时,人家问及,随口说一句我是“人大的”、“复旦的”,也没啥大不了。但是,在比较正式的场合,例如接受媒体采访、填写个人履历表时,还是讲清楚、写清楚学历背景为好,省得给自己和别人带来不必要的麻烦。

 

在如此透明的网络环境下,任何一点“小伎俩”都会被人识破,再复杂的事件也会被“层层剥笋”曝光原貌,何况是学历求证这样简单的事情呢。

 

学历与非学历教育的“此消彼长”

 

在社会整个教育体系中,大学的继续教育扮演着怎样的角色?

 

早些年,不少名牌大学,开了成人教育学院(原夜大)、网络教育学院、继续教育学院等,这些二级学院“各自为政”。如此,教育资源变得分散;而且有的二级学院自己和社会上的机构搞合作,招进来一些录取线下的学生,学生以为可以享受与其他在校生一样的“待遇”,后来发现上当了,闹出矛盾后二级学院“兜不住”,只能由大学出面来解决,得不偿失。

 

所以,后来许多大学把成人教育、网络教育、自考助学、非学历培训等,统一归入继续教育学院,便于规范管理和资源整合。

 

大学继续教育这些年也经历着转型。一方面,因为高考录取率不断提升,“线下生”越来越少,造成了继续教育中的学历教育生源不断萎缩;而此消彼长中,非学历教育培训市场不断扩大,在有的大学里,甚至超过了学历教育部分。

 

另一方面,大学继续教育中的学历教育的对象也在发生变化。原先,大都是高考落榜生来报读,主要冲着文凭;现在,许多学生已经拥有了全日制本科文凭,为了知识更新、技能提升,来读名校的成人教育或网络教育。

 

据上海交大继续教育学院的统计,每年就读网络教育的学生中,约200多人已拥有全日制本科文凭,有的还是名校毕业生,他们一边工作、一边来名校读网络教育,不光为了拿“第二个文凭”,更重要的是给职场发展增添竞争力。

 

相比全日制学历教育,大学继续教育就注定“低一等”吗?并非如此。“终身学习”理念的倡导、学习型社会建设的推进、公众对优质高教资源开放的需求,都要求大学继续教育发挥作用。

 

近年来,不少大学尤其是知名大学继续教育在“非学历教育”板块的投入和课程都在不断增加。以上海交大继续教育学院为例,其成人学历教育的部分从几年前的每年3000多人,减少到如今的几百人;而政府、企事业单位的干部培训,定制化的高端培训等已经成为继续教育学院的核心主打板块。

 

从“落榜生”升学的另一通道,变为“终身学习”的一方平台,大学继续教育体味并适应着教育市场的冷暖变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