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»

60后大叔跨界为“二次元”裁缝,为90后00后做cos服

2019/9/11 23:07:19

60后大叔跨界为“二次元”裁缝,为90后00后做cos服

在coser(扮装者)圈内,北叔是颇有名气的cos定制裁缝。只要自带布料和设计图上门,北叔就能化图纸为二次元传奇。

 

北叔的裁缝店开在武夷路上。走近店里,“穿越感”迎面袭来:20多平方米的屋子,四台老旧缝纫机一字排开,布料、剪刀、彩线散布其间。不过,老式器物产出的东西却是满满的“违和感":墙头幕布上挂满了蝙蝠侠、海盗、超人等色彩缤纷的cos服。

 

 

这是北叔的裁缝店。王海燕摄

 

裁缝店里挂满了cos服。   王海燕摄

 

北叔还在吃早饭,普普通通的米粥伴着咸菜辣酱,眼圈儿稍显浮肿,一张并不年轻的脸。

 

“你是70后,还是80后?”记者小心翼翼地问。

 

“哈哈,我是60后。”

 

“为啥叫‘北叔’?”

 

“coser给我起的呗。之前我在闸北公园开店,闸北公园的大叔嘛,简称‘北叔'”

 

60后北叔1967年生,已年近50岁,一身传统裁剪好手艺的他显然没有想到,自己跨界成了“二次元”裁缝,专为90后cos族打造梦想之服。

 

 

从传统裁缝闯进cos圈

 

北叔正在裁剪cos服。王海燕摄

 

北叔名叫蒋克勤,江苏泰兴人,来自中国传统裁缝之乡。

 

“父亲就是裁缝,我10几岁就出来做裁缝了。”北叔回忆说,以前裁缝都是到别人家里做,哪家女儿出嫁了,就会找裁缝上门。他曾做过好多年上门学徒,也正是那时打下了扎实的裁缝功底。至今,上海滩上还有不少他的老乡,依然从事着这个古老而传统的行当。

 

1994年,北叔在闸北公园开裁缝店。那时,裁缝这一行已在走下坡路。做传统服装时,他开始兼做演出服,不过,这块市场也在渐渐萎缩。

 

一次偶然的机会,北叔和coser结了缘。

 

那天,有个胖胖的女生找到北叔。女生迷恋cosplay,晚上跑步时她瞥见了北叔店里挂出的演出装,就找上门来。

 

女生向北叔比划着cos服的模样。“你如果有设计图,我就试试。”北叔一口答应下来。那是cos服中比较简单的海盗装,他琢磨了一晚上动手裁剪。来拿衣服时,女生大赞。后来,这位女生介绍了不少好友来北叔店里做服装,北叔接的cos单子越来越多了。

 

北叔电脑里的设计图。 王海燕摄

 

那年正值非典,也是cosplay在中国刚刚兴起的时段,北叔踏准了点,一不小心闯进了cos圈,其后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

北叔的搭档就是他的妻子,人称“北姨”。两人专注于缝补裁剪,从不打游戏,也不看动漫。

 

“那你怎么做这些样式复杂的cos服?”

 

“我这人爱琢磨啊,聪明。”北叔倒是不谦虚。

 

同行跑到北叔的店,一边看着各式奇幻的服装,一边摇头。也有裁缝想过来学学,呆了一天,扭头就走了。

 

“这活不是谁都能干的。”北叔说,这和传统裁缝还是不一样的,一件cos服一个款式,件件不重样,款式也比传统服装要复杂,中衣、外衣、护手,层层叠叠。北叔爱钻研,屋子里堆满了动漫书,那些年轻人会把最新的设计图稿传给他。

 

cos服做得多了,北叔在圈子里的名头也响了,他开始专攻这一块。一般来说,cos服的途径有三种:去淘宝专卖店买、自己动手做、叫裁缝铺量身定制。

 

“中国人自己做的毕竟少,很多玩家去淘宝店买,但质量参差不齐,也比较难达到个性化的要求。”北叔走的就是第三条路,不少客户在淘宝店买回来,不合适,做工粗糙,再拿到北叔店里改。“量身定制的毕竟和流水线上的不一样。”

 

2年前,闸北公园的店遇到拆迁,北叔搬到了武夷路上,儿子还给他在淘宝开了个店。

 

“你的淘宝店好像并不活跃嘛。”

 

“没空打理。”北叔莞尔一笑,“我是混圈子的,上海像我这样的跨界裁缝不会超10个,都是别人找上门来的。生意嘛,生出来的。"

 

我只是这一产业链上的一环

 

 

 

北叔裁剪出的cos服。 王海燕摄

 

北叔以一技之长混进了Coser圈。

 

这个被漫画、动画、游戏和小说组成的“二次元”世界所催生出的群体主要集中于85后到00后,60后北叔侧身其中,开始他的“二次元”之旅。

 

“cos衍生出很多行业,这条产业链长着呢,带动很多人就业。”北叔掰着手指给记者列举,编剧、道具、编舞、服装、美工、假发、鞋子,“我只是其中一环。”

 

车车是北叔的老客户。上中学时,车车就认识了北叔。

 

“她妈妈倒也包容,车车考试,她就帮着来取衣服。”在北叔眼里,车车是cos族的骨灰级爱好者。每个月,车车都会拿着几套设计图找北叔,看着他裁裁剪剪,帮他打打下手,烫烫衣服,顺便也学点小手艺。

 

考上大学后,车车玩得更投入了。

 

“有人想做cos服,找不到裁缝,车车就和他谈好价钱,买好料子叫我做。”北叔说。一般情况下,一套cos服成本300多元,做工800多元,车车收个代理价。

 

车车一开始接单做服装、道具代理。后来专做假发。她开始在淘宝经营网店,生意越做越大,还为此休了两年学。“应该赚了不少钱,跑到我这里来的打扮、穿着都不一样了,甚至口气也变了。”这几年,北叔看着车车一点点蜕变。车车买车了,原来背的是普通包,现在是好几万的名牌包,刚开始拿来的料子就是十几块的普通料子,现在却舍得用真丝装。”北叔有时会说她太浪费,车车撇撇嘴,“好看嘛。”

 

不过,不是所有的cos玩家都像车车那样有生意头脑。

 

“但保个本,维持收支平衡还是可以的吧。”北叔说。职业cosplayer赚钱的途径主要有三种:一是,走秀;二是,出售或者出租自己的设计图纸或者服饰;三是,帮人化妆。很多业余cos可以像车车一样兼做代理,“他们有二手渠道可以转卖,看心态,有的赚一点,有的就保个本。”

 

北叔的心态也很好,他心无旁骛,专攻服装定制。他的一位合作伙伴“熏”,专攻“道具”。“服装和道具风格要一致,我们接到单子后互相介绍。”

 

这两年冒出很多小型游戏公司,很多都找北叔定制服装,“游戏公司搞推广,品质自然要高一点。”

 

北叔参照的动漫设计书。王海燕 摄

 

有套霹雳布袋戏cos服,北叔绞尽脑汁想了好久,“图太抽象,你看不懂什么结构,玩布袋戏的人又追求圆满,料子都是台湾定制,要求很高。 “这套服装,北叔花了整整三天才通关。“我们和玩家要时常沟通,料子怎么用,怎么做比较合适,还要一起琢磨图案怎么贴。”北叔的小屋子常常闪过cos玩家的身影。

 

上个月北叔接了一个单子。对方发了十几张图,北叔本以为也就10多套衣服,一口揽下生意。没想到一张图要做好几套,光靠北叔、北姨时间不够用。好在他在圈子混迹多年,打听了下,很多都是老朋友了,“我和他们商量,‘这次展会你就不用出了吧'。”大家都买北叔的面子,一口允诺。

 

“做你这行收入怎么样?”

 

“除掉房租,我们夫妻俩每个月可以赚个万把块吧。”

 

北叔看好cos的发展空间,在日本已形成一个相当完善的产业,一个展会有40万人,上海的展会目前有几万人,还有很大的空间。但北叔后继无人,“我做传统裁缝时候,还带过10几个徒弟,现在一个都没有。

 

cos族盛典就像赶“庙会”一样

 

小寒穿着北叔定制的cos服。 刘思弘摄

 

“这是剑3的服装。” 北叔指着墙上一款飘逸的cos女装对记者说,“剑侠情缘算是国产游戏最久的一款了,我一直在做这款衣服,一代代都在出新的版本。”

 

10多年来,在北叔手里经手的cos服不下数千件了,但他很少看cos演出。

 

唯一一次是世博那阵子,他和女儿一起看的。“场面很有气势,看着他们穿着自己裁剪的衣服,有点成就感。”对cos族的盛典,北叔的理解就是,一群共同爱好者聚到一起,就像赶“庙会”一样。

 

北叔不打游戏、不看动漫、不看演出,但这并不妨碍他的朋友圈永葆青春。“主要群体就是在读大学生,虽然穷,但对cos痴迷。”

 

有位上初中的小女孩疯狂迷恋cos,遭家人强烈反对,“暑假里,外婆看着她,她偷偷摸摸跑到我这儿来。我就跟她说,你考上大学再玩嘛。”

 

北叔也遇到一些妈妈级玩家。一般都是80后,大学时就喜欢cos,但那时条件限制。等工作后有钱了、稳定了,妈妈就带着孩子来定制cos服,“他们也不参加演出,就是自己穿,老公帮着拍,自娱自乐。”

 

cos圈子里女扮男装的太正常,男扮女装也不少,北叔见过不少“奇葩”,“有人打扮非常奇特,叫我做的服装也匪夷所思。不过,我理解他们,这就是一个爱好,总比喜欢抽烟、打架好吧。”

 

最叫他念念不忘的还是最初那批玩cos的人,“他们排练很辛苦,大热天连个空调都没有,和我一样,吃得起苦。”这批人至今还在北叔这里做服装。

 

和80后、90后混得久了,北叔也变得很包容开放,“车车就跟我说,她不会存很多钱,钱会贬值的,就是要现赚现用。车车准备去美国留学,走前还跑过来,让我再帮她做几套衣服。”

 

“这个群体还是和我们不一样的。”他有时会以关心的口吻问一些女孩,“怎么还不结婚啊?”对方无言以对,北叔讨了个没趣。

 

北叔裁缝店的招牌。 王海燕摄

 

北叔院子门前挂出的招牌,上书“克勤裁缝店”。“为什么不打出北叔这个招牌啊。”记者问。

 

“圈子里都知道我的。”稍顿,北叔呵呵一笑,“毕竟还是60后嘛。”

 

题图来源:视觉中国  图片编辑:苏唯  编辑邮箱:shzhengqing@126.com